当前位置:主页 > 双创资讯 > 列表

盘点15家夫妻创业项目,「庆俞年」之外其实有更多靠谱的夫妻合伙

2020-08-25 16:33来源:未知

图片来源壹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IT桔子(itjuzi521),作者吴梅梅。

李国庆和俞渝的这场「庆俞年」大戏将「夫妻创业」的矛盾充分暴露在了公众面前,大概也拉低了所有人(包括投资人)对夫妻创业的印象分。但是这种即便放在普通夫妻之间也极端的、公开撕扯的情况,也仅代表了夫妻创业「硬币的一面」,事情发展到如此阶段且当个娱乐八卦看——给「夫妻创业」们留一条活路吧。

说到夫妻创业,像夫妻店这种传统业务形态在线下存在了几十年——如果作为个体户经营,摊子小、成本低,矛盾一般也小,可以内部协商解决。但放在互联网创业的语境下,夫妻创业的形式算是特殊的,毕竟投资人明确在判断项目时,将「人」(团队)的因素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

创投圈常见的「夫妻档」创业,通常有以下几种可能的情况:

一种两个人经历相识、结婚,而后开始创业;二是同为大学同学/校友,相对「知根知底」,在工作数年后创业,既有同窗的感情基础,又有职场积累;三是混迹职场多年,在商务社交场合相识(或作为公司同事),然后结婚,再去合伙创业。

 

十几家夫妻创业公司获得了投资

投资人怎么看「夫妻创业」?哲略资本创始合伙人丁厅认为,夫妻创始人对于企业团队未来的发展扩张有制约,影响企业不断引入更多更好的人才,进而制约企业的升级发展,真正有大格局的、愿意分权分利的夫妻创始人团队非常罕见。青松基金投资副总裁孟德洋曾也表示夫妻创业一定是有利有弊的,但是弊端更大。

尽管如此,但根据 IT 桔子数据统计,我们依然发现了有十几家夫妻创业项目,都(曾经)获得了不错的投资。

从行业来看,夫妻创业常常发生在产业链发展较为成熟、与「衣食住行」等消费生意密切相关的地方,比如电子商务、女装、母婴。而那些需要夫妻双方共同拥有较强专业知识的新兴领域,也有个别案例,比如贝昂科技创始人夫妻——冉宏宇是加州理工空气动力学博士,章燕是加州大学电子材料学博士,两人一同回国创业,专注空气净化器领域。

从创业结果来看,夫妻创业有 IPO 上市的,如华兴源创、燕麦科技;有被收购的,如上游互动被掌趣科技收购、中老年女装淘品牌 ANYMO 艾茉被韩都衣舍收购;也有正在处于发展中的,还有一些发展不好没有下文的,如来自台湾的涂鸦聊天软件 Cubie Messenger。

 

北大留美学霸夫妻创业 AI+零售,获得快手投资

2018 年 2 月,知衣科技成立并拿到天使融资;2018 年 8 月,知衣科技再获得君联资本、快手的数千万人民币 A 轮融资。

这家快速发展的公司背后,其创始人郑泽宇,高二以全国信息学竞赛金牌保送北大,后获卡耐基梅隆大学(CMU)计算机硕士学位,2013 年加入谷歌,创业前任美国谷歌高级工程师。2015 年 7 月,人工智能处于萌芽阶段,郑泽宇与谷歌几位同事一起回国,在杭州创办了智能云计算 AI 服务公司「才云科技」,现任知衣科技联合创始人兼 CEO。

知衣科技的 CTO 温苗苗是郑泽宇的妻子。温苗苗是北京大学学士,也是卡耐基梅隆大学人工智能博士,创业前任 Coursera 数据科学家。

知衣科技围绕服装设计环节中服装选款的需求,对服装行业尤其是设计环节涉及的各类数据进行收集整理,通过图像识别、以图搜图、时序分析及个性化推荐等人工智能算法,进行深度分析和挖掘,向服装设计、生产的从业人员提供营销数据分析、智能辅助选款、服装搭配推荐等相关服务,主要价值是辅助服装设计/决策、管控成效、精细化运营。

据了解,郑泽宇天性乐观,喜欢户外极限运动,对市场、技术、商业模式敢于探索,积极拥抱变化;而温苗苗天生对压力敏感,心思更加细腻,注重细节问题。夫妻两人性格互补,还有一个 4 岁的儿子。

知衣科技两位创始人属于名校校友+知名跨国互联网公司工作数年+辞职创业,即便不是夫妻合伙创业,他们各自拥有着不错的履历和教育背景,单独创业也能获得投资人的认可。今后公司能否快速发展就要看他们的团队管理能力和领导力。

 

继游戏项目被收购后,夫妻再次创业的项目屡获风投

2020 年 4 月,上游互动创始人刘智君的新公司王牌游戏拿到了数百万元的天使投资,投资方有 IDG、红杉资本,还包括快手、博乐科技、途游以及 DotC United 等知名公司。

而上游互动正是刘智君和马晓阳两夫妇的创业项目。刘智君最早在人人网工作,从联众世界开始进入游戏行业,历经端游、页游和手游,曾任美国 EA 艺电大中国区产品总监,2012 年刘智君与老同事一起创立了上游互动。马晓阳毕业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阿拉伯语专业,两人同为穆斯林。

半年后,上游互动推出的页游作品《塔防三国志》便一战成名,掌趣分别在 2013 年、2015 年前后两次以总价 13 亿元收购了上游互动 100% 股权。双方业绩对赌协议长达 4 年,于 2016 年结束。

2017 年他们又开始了二次创业——OneMena 泛阿网络,专注于中东地区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市场,服务于阿拉伯语用户,主要做工具和内容类的产品,并提供当地的新闻、内容资讯,同时关注女性市场,为女性用户提供专属工具,旗下主要有 Koora、كووورة、Funcy、Hayaa 等四款产品。

如果说上游互动是游戏老兵刘智君的主场,那么这次的泛阿网络就是科班生马晓阳的主场了。而也这对夫妻的新项目获得了投资人的青睐,OneMena 在 2017 年底获得红杉中国 2300 万美元 A 轮融资,2018 年 5 月获得了 IDG 资本领投、快手跟投的数千万美元 A+轮融资。

2019 年刘智君再次出发,仍然选择了游戏领域,成立了王牌互娱。

 

80 后留美夫妻创业,从母婴品牌到母婴电商

小鹿美美是一家主打母婴服装产品的电商特卖平台,2015 年获得了天使轮、Pre-A 轮、A 轮共 3 轮融资,融资总额 4000 万元,投资方包括钟鼎资本。创始人是一对获全奖留学美国的夫妻,此前他们还创立了母婴品牌优尼世界。

钟子飞博士毕业于美国德州大学计算机专业,曾在 Google 实习,毕业后在华尔街工作。妻子严飞在波士顿大学获得教育学硕士之后,也留在纽约工作。

2007 年,两人的第一个孩子在美国出生,初为人母,总想给孩子最好的——严飞发现国内婴幼儿品牌缺少个性设计,颜色和花纹美感不佳,于是想自主创业,成立母婴用品新品牌。丈夫钟子飞也加入到团队中,担起技术大梁。

钟子飞为小鹿美美开发的抓单系统每天自动抓取用户订单,当天发送到供应商中;而严飞本人经常走访零售渠道,发掘新品牌,负责供应商洽谈等商务工作。

 

更接地气的夫妻创业,年轻夫妻做移动社交

《左耳》是一部曾经风靡全国的的青春校园题材小说,也是 8090 青春时代的一个记忆符号。

就像小说的基调一样,「左耳」APP 是一款主打青春、温暖治愈牌、以音乐为切入点的移动社交应用。在这里,用户可以点歌、唱歌、听歌、交友,以歌交友。2012 年左耳获得了第一笔来自天使湾数十万元的天使投资,2016 年获得了爱酷游一千万元 A 轮融资。

创始人李玺磊爱编程,也爱摇滚乐,从中学时期开始组建过多支摇滚乐队。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上学时就不安分,开启「大学生兼职创业」生涯,做过校园网站,接过软件外包。李在读研究生时带项目参加创业沙龙,认识了任朝茜,然后开始了夫妻档创业之旅。

2013 年正是国内移动社交爆发之际,包括腾讯微信、网易易信、阿里来往等巨头打得不可开交,依靠语音社交来满足大众的需求,用户量疯涨。而左耳作为刚成立的创业公司,没有任何优势,虽然说小众清新的定位容易被人记住,但长期免费、用户量上不去,依靠年轻的小众用户显然难以维系公司的正常运转,这是其商业模式的硬伤。

另外,我们也看到,李玺磊刚走出校门就成家立业一步到位;虽然在校期间有些社会实践经历,但毕竟缺乏真正的职场经验,对商业的认知和判断无法习得。因此,他们的创业更像是来源于生活中的一些灵感、点子,可以满足小范围人群的需求,但无法在商业上大规模地被验证,获得成功。这也是大学生创业失败概率较大的原因,不过这种创业大多是低成本的。

 

夫妻创业弊端有多大,如何规避风险

无论是否有过同窗或者共事经历,创业之前的「夫妻」身份中如果能积累足够的了解、互信,其实是很好的创业合作基底,但本身就有风险的夫妻身份在一开始也许可以被规避——回到李国庆和俞渝。李国庆是在 1996 年去美国考察时认识在华尔街投行工作的俞渝,两人一见钟情,三个月闪婚,从他们不论是结婚还是创业,彼此之间的了解是远远不够的,这为后期两人不和埋下了隐患。

通常而言,夫妻共同创业的好处在早期比较明显,首先是大多创业公司早期没钱,未来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很难吸引优秀的合伙人加入;夫妻双方基于信任,可以达成一致,解决早期创业公司的用人问题。

其次,夫妻双方将家庭与事业完全捆绑,是紧密结合的「利益共同体」,对公司像对孩子一样,具有更高的责任感和归属感;且亲密度更高,也更能共同承担风险。

不过,需要担忧的是公司进一步发展壮大、小有所成后,这时夫妻创业发生的矛盾会更加尖锐,对公司造成的危害也更深,还会面临「利益体」解绑的风险。

首要矛盾是,夫妻共同经营管理,双方股权和经营权不好厘清。但是公司需要明确由夫妻中的一方来主导,完全平权会导致很多隐患。尤其是在公司战略方向和重大决策上,核心创始团队的分歧将导致公司发展不稳定、战略摇摆。

李国庆和俞渝虽然分工明确,但后来出现的分歧也非常典型:第一个是当当是否走标品化扩张之路——李国庆想带领公司转型时尚电商,大力开拓服装类目;而当俞渝执掌当当,果断放弃了商超品类和阅读器的硬件产品线。第二,2018 年海航洽谈收购当当事宜——管理层股东和俞渝都希望尽快卖海航,而李国庆不同意卖:「要卖海航绝不是好选项」。

本身创始团队内部出现意见不一、争执不下的情况,团队就很容易一拍两散;但合伙人尚能好聚好散。夫妻创业散了,就是对家庭和事业的双重打击。

次要矛盾是,创业本身就是高投入的事情,夫妻双方都创业,无暇顾及生活,缺乏对家庭的照顾、更缺乏对孩子(若有)的陪伴,不利于下一代的教育成长;当然,这个更多是个人取舍的问题。

说到底,夫妻创业的特殊性在于一开始就打上了「家族企业」的烙印,但也不是没有解决方案。比如让一方逐步隐退;适时适度地引入外部合伙人等。

据说,阿里巴巴创业合伙人十八罗汉中就有马云的妻子,而马云在后期力劝妻子回归家庭照顾孩子,这也是一种恰当的处理方式,可以让企业从此彻底摆脱「家族经营」的影子。

退出有时是主动的决策,有时也是被动的选择。

比如 2012 年上半年,环球雅思成为培生的全资子公司,张永琪留任总裁,妻子张晓东出局。而在张永琪看来,即使没有并购,张晓东也会退出。张晓东表示:首先是「我们的年龄、精力很难支撑这个企业更快速地发展。」其次,「公司上市,很多事情要公之于众,夫妻矛盾也要提交董事会,原本不那么尖锐的矛盾立刻会变得非常激化,所以上市前后,夫妻要有一方退出。」

结合以上案例,我们认为,夫妻创业在创业公司发展早期并没有不好,到中后期需要警惕。而无论结果是成功也好,失败也罢,是否真的要归因于「夫妻创业」问题还是值得商榷;更多还是夫妻作为合作伙伴双方之间的角色定位、利益分配、能力与性格等问题。

所以,千万别对「夫妻创业」项目戴着有色眼镜,而是具体项目具体分析,回归到对「人和事」本身的判断上。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

创业资料

更多>>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  挣钱的方法|做什么赚钱|十大赚钱方法首页http://www.reg-form.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鍙嬫儏閾炬帴:
 
Powered by Discuz!